从网路酸民变批判神人的入门指引:52 个非强迫性思考偏误

1987年生的宜兰人,在哲学系所打滚了九年,最希望的是有朝一日哲学家讲话能让大家都听得懂。

如果对一般人来说哲学有什幺帮助的话,我相信批判思考能力会是其中一支。

在我的理解上,批判思考的正面意义也在于自我批判:在自己面对新资讯时,先初步审视,检查它是否来自可疑的推论、是否有好理据支持。

《逻辑谬误鉴识班》的作者冀剑制对于这种训练有独到刻画,他认为批判思考训练的重要效果在于培养「侦错神经」,让人在遇上新说法的时候,自动对于该说法可能的谬误发出警讯。

然而,或许是因为诞生于学院在抽象争论上的需要,纵使把目标放在自我批判,批判思考经常预设思考者是处于双方一来一往的辩论场合。这件事情,可以从下面几个特点看出来:

再加上先贤把「critical thinking」翻译成「批判思考」,可能更让一些人觉得批判思考是在教人如何批判,有种爱吵架难相处感觉。这当然不是批判思考的本意(至少大部分批判思考推广者不会如此承认 : p ),但讨论到这种包装问题,我们应该还有许多地方可以跟外界学习。

跟典型的批判思考书籍比起来,虽然具备类似的关怀,《思考的艺术:52个非受迫性思考错误》的包装就宜人多了。作者鲁尔夫‧杜伯里是企管人,他写这本书的目的不是教人怎幺思考哲学或者跟人辩论,而是着着实实希望帮助别人减少走上思考的错误老路的机会。

杜伯里认为人经常会「系统性地」犯下错误:系统性地背离理想的、逻辑的以及理性的思考与行为。之所以是「系统性地」,是因为人常犯的那些错误,往往有类似的特徵和方向(例如一般人都会高估自己的能力)。一方面,这或许代表人类的认知和判断能力有某些共通缺陷,另一方面,这也提供了避免的契机:如果我们知道人就是容易在「某类」情况下犯「某类」错误,那只要把这些类别和特徵整理起来,以后小心一点,或许就……能少犯一点错了……是吧?

不管你对人们自我修正的前景是否乐观,至少《思考的艺术》就是这样一本书。杜伯里整理了52种容易让人犯错的情境,以及人在这些情境下容易犯的错。这些情境和错误,都极其生活化。我相信多数人应该都会一边读,一边想着这个那个情况几天前我才碰到过,并且在对照了自己过去做出来的判断之后,有种被说中的感觉。例如作者认为名校的毕业生很优秀,不是因为名校办学有道,而是因为名校收的那群学生本来就很优秀,这就跟有人看到游泳选手身材很好,因此认为游泳有助于塑身,却不知道那些人很可能就是因为身材很好,才有办法当上职业选手一样。(〈02 泳将身材的错觉〉)。

事实上,作者提到的诸多分类,我们每天大概都可以找到相关的言论或事件与其对应。例如当你看到谈怎幺教出小孩竞争力的文章,拿真的很成功的人士当例子,可以想到〈01 存活者偏误〉里面提到的:我们必须同时比较成功和失败案例,才能知道这种教养方法到底多有用,然而那些谈教养的文章,当然不会把失败案例铺出来给大家看啰。

而〈13 故事偏误〉提到具备因果关係的故事比起互相没有关连的流水帐更能引人入胜。我们喜欢故事,因为我们喜欢对事件之间的关连有所掌握。当然,我们面对的「故事」却不见得都符合事实,但是,对于同样一组事件,不符合事实的故事,往往比平白陈述事实的流水帐传播得更远。作者认为这是为什幺我们倾向于相信经济学家对于各种金融事件成因的马后砲。而我则想到中午看到的新闻:厂房大火,一开始是闷烧,消防队进入后十分钟火势忽然变大。结果整则报导都在隐约强调消防队进入和火势变大的因果连结。人会被故事吸引,这不见得是坏事。但若相关的故事引导我们做出超乎证据的推测,这就值得注意了。

综观全书,人类显然内建了各种会让自己犯下特定错误的思考模式。就算你不把这件事情当成反对上帝存在的证据(全知全能全善的上帝为什幺要把人设计成这样?),也会对于我们的这种处境有点好奇吧。

杜伯里认为,人类的某些「易出错的思考模式」是演化的遗产。简单地说,过去的人类面对的环境以及他们需要做的选择,都跟现在很不相同。而有一些演化出来帮助过去的人类做选择的思考模式,并没有料到世界会变呈现在这个样子。

例如,在〈35 指数增长〉里,杜伯里提到人类对指数增长的结果超没概念的(例如认为自己有办法把一张报纸连续对折50次)。他认为原因很简单:在我们演化出现在这样的大脑时所经历的那些环境里(山洞、石斧、野猪),对于指数增长的无知,并不会导致什幺演化劣势。(有兴趣的人可以想想看:作者如此宣称或许刚好符合事实,不过,他在书里的举证足够吗?)

当然,跟典型的批判思考书籍相比,这本书没有对于你的辩论能力提出什幺指点,也没有说明什幺是「稻草人谬误」,并且也多了许多跟数字(〈26 轻忽机率偏误〉)和实务生活(〈12 「在好转之前会先恶化」的陷阱〉)相关的讨论。但若你把批判思考放进更广大的计画(例如:让人类犯更少错)里,会发现这本书和批判思考其实拥有共同关怀。

如果你是批判思考的教师或推广者,或许也可以试试看,怎幺把这本书里面相关的那些案例和想法整理进批判思考的教材或系统分类里。我相信这些工作,都有助于增加批判思考教育的丰富性。

当然,有时候你不见得同意作者的想法,例如〈04 社会认同〉里提到,罐头笑话有让人基于从众心理而发笑的效果,这应该是需要进一步寻找心理学理据,才能成立的假说。但有趣的是,在这种情况下,你反而可以试试看判断,作者是否在某个段落犯了他在另外一章提到的某种错误。

《思考的艺术》满好看的。我原来以为我不会喜欢它,因为它是畅销书(这也是某种可以归类的偏误吗?),不过我发现自己事实上读得还算愉快。不管是书里面生活化的例子,还是杜伯里偶然喷出的酸嘴幽默,都有效阻止我放下 ipad 去打开 PS4。

不怕被揪出思考谬误的人喜欢探索很多有趣案例的人觉得成功书籍和股市名嘴都在唬烂的人有野心要创造一套完整谬误分类系统的人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Bruno

《行为的艺术》《思考的艺术&行为的艺术(套书)》《哲学哲学鸡蛋糕》《思考的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