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c D’hooge 地缘政局万变 环球市场临挑战

7月份,市场表现一直较为乐观,但因地缘政治局势毁于一旦,中美贸易大戏再现负面转折(美国总统特朗普称自9月起将对3000亿美元的中国进口商品加徵10%的关税)。截至目前,美国经济表现稳健(2019年第二季国内生产总值按年增长2.3%),进而推动美元于7月份表现强劲,但出于对贸易战及其他显着风险的忧虑,联储局仍(历史性地)选择减息25点子。鉴于特朗普宣布加徵对华关税,油价应声下跌约7%,而月内伊朗与西方「盟友」在波斯湾及其他地区之间的油轮扣押事件的影响反而小得多。总体而言,新兴市场货币走跌(土耳其里拉这次破例除外)。到月底为止,新兴市场债券指标持续收窄。

淡静期债市异常活跃

资金流入保持强劲,儘管夏季交易通常较为淡静,但从一级市场发行来看,7月成为一年多以来第二活跃的月份。这会否是市场已至顶峰的先兆?全球多元新兴市场债券基金指数(EMBI GD)收窄25点子(至320点子),新兴市场企业债券指数(CEMBI)收窄10点子(同样至320点子)。令人感到好奇的是,这只是特朗普当选总统以来两大指数第二次看齐(另一次是在2017年9月,持续时间非常短)。

新兴市场方面,中国年内第二季国内生产总值按年增长为6.2%(近年来最低水平),符合预期,但6月份的数据意外乐观,令人略感欣慰。土耳其方面,新任央行行长直接大幅减息425点子(但实质利率仍位于全球最高行列),出乎市场意料。然而,鉴于有关购置S-400道弹系统的制裁风险似乎尚属遥远,里拉持续走强。墨西哥经济勉强逃过衰退(2019年第二季增长为0.1%),但一系列事件所带来的压力仍未消散(墨西哥石油公司Pemex危机、财政挑战、犯罪率等)。市场期盼已久的墨西哥石油公司Pemex5年期业务规划并未带来太大惊喜,加上第二季业绩表现逊色,令市场对墨西哥资产充满怀疑。巴西正开足马力,全面实施退休金改革,议案于8月提交参议院。

多新兴国政局不明朗

乌克兰方面,近期当选的总统泽连斯基(Volodymyr Zelensky)的议程似乎受到了民众的热烈支持,在大选中大获全胜,甚至显露出与俄罗斯修好的意向。而后者则爆发自2012年以来最大型的示威,儘管抗议声音或有所缓和。南非执政党内讧似乎已影响到该国资产价格,总统拉马福萨(Cyril Ramaphosa)个人(及其政治观点)受到攻击。两个相邻的国家阿尔及利亚及突尼斯则均面临领导人危机,近期,两国总统分别辞职及病逝。儘管两国政治体制完全不同,但大选对于两国而言均相当重要。

地缘政治方面,香港示威活动持续升级,目前未见明显缓解。南韩及日本的关係似乎亦未改善,双边贸易限制恐会导致全球科技产品供应链中断。

审慎下调组合信贷风险

于此环境下,投资者应透过结算及对沖部分近期表现理想的高收益持仓,审慎下调投资组合信贷风险。就利率风险而言,将存续期持仓保持在参考指数以下是一个明智的选择,因利率终将迎来上升。

显然,中美态度的进一步变化是未来一个月最重要的关注点,因9月1日的截止日期逐渐逼近,届时,美国将落实对3000亿美元的中国进口商品加徵10%关税的威胁。内地/香港局势的走向亦不甚明朗。可以说,阿根廷初选是8月份最大的单一国家事件。市场将祈求总统马克里(Mauricio Macri)得票不要落后反对派候选人费尔南德斯(Alberto Fernandez)过多,这样其还有望在10月/11月举行的真正大选中迎头赶上。其他方面,儘管从历史上来看,8月份总会出现诸多负面消息,但现时尚未发生重大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