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个东部地区在台湾民主化过程的发展,相较于其他地区是比较保守的。我们都说台湾的发展是重北轻南,其实这句话需要检讨与反思,因为在这个命题中,「东部」不见了。

台湾的「北」也好、「南」也好,至少在公领域中都被赋予了较多的关注,都是在论述中大量被讨论的对象,但是「东部」,显然并没有得到这样的注目。在「东部」这里,生活的确比较困苦,居民必须面对严苛的生存挑战,面对未来更缺乏安全感,也因此格外渴望稳定的收入或财源。在这种情形下,东部的建设到底要以经济发展还是环境保护作为优先考量,东部居民当然不难做出选择。

从美丽湾看台湾人的开发主义思维

整个台湾就是一个开发主义至上的国度。北、中、南,陆陆续续组成了六都,这六都的一致诉求就是再开发、再发展、获利至上。其中台北市、新北市与日后升格的桃园市将形成一个超大的都会区,可以想见将会吸引台湾国内大量的人口与财富。也许台中市、台南市与高雄市还有实力与之稍加抗衡,但是东部呢?东部拥有的资本显然不如台湾西部那幺多,因此花东地区的居民在心理上渴望能够跟上其他区域的脚步,那是可以理解的。

把时间拉远,把时间拉回奠定蒋经国神话基础的十大建设年代。其实我们若冷静想想,在那个一党专政的年代,要在短时间以内推动这幺多、这幺大的公共建设,难道对居住正义就没有一丝丝的踰越与侵犯吗?但是我们大多数的人民并不在乎居住正义(还有其他价值)被侵犯的严重性,至今仍然高声歌颂那个年代的经济高度发展,继续无视对该课题的应有反省。

因此当我们看到台湾大部分的居民,三不五时就会怀念起蒋经国时代的十大建设多好多好的时候,我们就可以明白这种开发主义至上的思维是多幺地深入人心。在开发主义至上的思维下,环境保护可以牺牲,劳工权益可以牺牲,社会福利可以牺牲。在这种情形下,全台湾的人民-包括东部的人民,自然就会更没有安全感。台湾的政府至今都不是一个在意公平分配资源的政府,因此东部居民很直接地渴望财团的进驻与投资能改善自己的生活。

要消除东部人民这种难以抹去的不安全感,大原则就只有从公平正义入手。如果能在制度上做到让每个人都感受到公平正义,自然东部的人民也会感受到公平正义,如此一来自然可以更有效地消除东部居民的不安。其实这种对未来感到不安的焦虑的源头,与开发主义至上的思维是相生相辅的。

既然开发主义至上,就不会在意去建构一个公平正义的制度,时日一久自然人人都成为恶劣制度下的受害者;既然在恶劣的制度下生活,就更没有安全感,在心中就更加服膺开发主义。这是一种恶性循环。台湾能够走出这种循环吗?现在,就是关键时刻。